宁波一员工三年七次索赔双倍工资连赢5个老板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1:20

宁波一员工三年七次索赔双倍工资连赢5个老板

吴大友准备向他的第七家雇主提出劳动仲裁

去年吴大友结了婚,老婆是他在宁波北仑认识的,现在儿子11个月了。

他说,全家人都反对他做这样的事,安心工作,才能有稳定的收入。

昨天,记者在北仑劳动仲裁院看到了吴大友六次劳动仲裁的信息:时间分别是2009年10月、2010年12月、2011年2月、2011年4月、2012年3月和2012年8月。

作为重要证据的“收入证明”,吴大友分别有过“年薪6.5万”、“7万”,甚至是“10万”,每份证据后面,都有老板的亲笔签名。

工作人员说,这个人比较有心计。

我也联系了几位曾和吴大友交锋的前任老板。

为他开出“年薪10万”收入证明的前任老板说:当时吴说自己要去领一个包裹,需要证明是公司员工,要他手写一份证明,“想不到吴在那张纸后面补了几个字,年薪10万。”

“太过分!”这位老板说。

另一位前任老板则说,当时吴大友说想办信用卡,他好心开了份“年薪十万”的收入证明,结果成了被告。“他是处心积虑。”

我也问这些老板,那为什么不跟员工们签合同呢?

老板们有的说,企业刚成立,没有人事专员,一忙就给疏忽了,有的说,厂这么小,就那么几个人,根本没想到要签合同,发工资直接给的现金啊。

对于外界的质疑,吴大友认为,因为是企业有错在先,“企业不签劳动合同,是为了少交保险金!”

“我的行为没有错,法律是在惩罚他们。”吴大友说,他觉得,自己还是对社会有点贡献的。

对于那些被他维权的企业,吴大友说自己偶尔也会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比如有家总共才三四个人的小厂,老板自己也要干活,还是残疾人,仲裁那天庭上辩论,老板整场都在骂他。

但随即他又说,“开厂的总比打工的有钱。”

最早听说吴大友(化名)这个人,是在去年12月,当时他在三年时间里将六家北仑区的企业告上劳动仲裁院,“罪证”如出一辙——30日之内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他要求赔付双倍工资,外加加班工资和经济补偿金。

他赢了五次,因为涉嫌“诈骗”,输了最后一次,成了媒体眼中打工“碰瓷”的代言人。

之后一段时间,没有他的消息了。

不料这次他主动找到了媒体,说让我给他做个证,他要第七次将一家企业告上劳动仲裁院。

“以前你们都说我钻小企业空子,这次我找了家大企业,大企业也不签合同。”

昨天,我们见面约在北仑一家酒店,服务台上挂着“禁止自带酒水”的牌子。

他瞄了一眼说,这是霸王条款,可以告这个酒店。

“都说我钻小企业空子这次我找了家大的”

“看着老板们输掉想起了当年被搬走的大象”

吴大友,32岁,中专文化。

昨天早上8点,他在北仑一家超市的餐桌上填写了新的一份《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这种空白表格,他备了好多复印件。

这次,他告的是一家70多人、规模稍大的企业,离职的原因是老板娘少算给他300元工资,令他“非常不爽”。

他在一张白纸上算了很多遍,将金额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要求对方企业支付22349.702元,外加去年12月的工资4088.08元和1月的1816.402元。

手写完后,他觉得自己的字“太垃圾”,跑到超市边上的复印店,让别人帮他打印了三份。

下午2点半,他带上需要提供的几份资料一齐交到了北仑区劳动仲裁院,他几乎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甚至知道哪个书记员升职成了仲裁员。

把材料交进窗口的时候,他跟窗口办事的两个姑娘说:“又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证据包括:一份他自己写的辞职信、一张工作牌、银行卡流水单,分别证明他的工作关系和约定的收入状况。

1月9日,他上班前买了一本红格线的本子,自己手写“因公司未与本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而本人提出辞职”,他找车间主任签了字。

同一天他还去银行拉了流水单,证明他的收入。

第二天他又去工商部门查了企业的法人姓名和电话。

除了输的第六次他申请了法律援助,找了一名免费的律师之外,此前的所有当庭辩论他都是自己出场,能说会道,证据充足。输的那场他也继续告到了法院,诉状是他自己写的。

为什么都是自己出马,他说,“请律师太贵了,划不来。”

吴大友的七次维权,都在同一家打印店复印,老板早就认得他。

有一次打印店老板说,你是叫吴大友,云南人吧,你被人在网上曝光了!

吴大友说,当时他劳动仲裁连赢五场,有人在论坛发帖,公布了他的个人信息,称他是职业行骗者,专找不签合同的小企业钻空子。

“我立刻报警,找了网监部门,最后发帖人删掉我的具体信息,改成‘吴某'”。

他的第一次维权,是在2006年,刚到宁波的时候。他说自己路过一家叫天顺的宾馆,不小心脑袋撞到了宾馆门口的大象雕塑的长鼻子。

“水泥做的,当时撞得有点晕,但不是太严重,我报警了。”

当时他告诉警方,大象的鼻子超过了雕塑的基座,存在安全隐患,没有任何提醒标识。最后宾馆赔了他300元医药费了事,他赢了第一次。

“没过几天,那头大象就不见了。”说到这里,吴大友略带自豪。

从那之后,他去新华书店买了好几本法律方面的书,包括一本新的《劳动法》。

在北仑的三年半时间里,他一共换了十几份工作,最短的只干过一两天。

“劳动法没有规定我一年只能换两次工作,也没有规定我一年只能告一家企业。”

此前一家企业,他得到仲裁院支持,可以拿到22000多元,他认为不够,又继续告到了法院。一审为他多争取了1000元。

吴大友说,那笔钱企业一度欠着不给。他又去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最后钱自动打到了他的账户上。

他得意的是,每次老板仲裁输了,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补签一批劳动合同。这种感觉,无异于当年酒店门口那头被搬走的大象。(编辑 宋静)

温州近期出现柴油荒 雾霾天造成运输不宁波男子深夜思念前女友 裸身闯隔壁姑温州男子为防老婆血拼 “双12”偷偷杭州滨江一桥洞深夜离奇起火 惊现三十台州土豪斥资500万造伸缩房车 如小杭州市作出承诺:2014年城西不再涝11位金华老人在“时宁波徐戎倒楼事故调查结果公布 部门责韩亚客机空难系飞行员操作失误 或将影原来做实业后来炒房 3个温州商人玩倒绍兴稽山河岸又爬满木莲藤 再现昔日小一声巨响工程车轮胎炸了 补胎工相当于2014年春运 杭州出发的热门线路将杭州启动“五水共治”浙江安吉一直升飞机撞传浙江安吉一飞机在空杭州600套公租房本周末选房 也有样韩亚客机空难举行听证会 证实叶梦圆曾温州瑞安一街道路面大面积塌陷 或与河淘宝公布2013中国消费年度关键词 浙民企向国际创意大师“借脑”让好产品寻找可游泳的河:浙江官员代表面对面 走群众路线树清风正气:省正风肃纪小组牛奶解惑之旅周末启程 新蓝网携网友将国信办信息服务管理局副局长魏正新来新2013年城市等级划分出炉 杭州等升杭州游客在马来西亚遭马咬 索赔维权持温州永嘉一棵410岁银杏树 5分钟落从杭州起飞到北京 机长要斗得过雾霾扛记者暗访杭州多个小区安保:小疏忽存在受了“菲特”的伤 杭州市今起可申请保浙江侦破多肉植物龟甲牡丹走私案 植物杭州周六多云周日阵雨 3月上旬平均最杭州:王大姐取十万元转存银行 担心被富阳金属企业气体泄漏 违法提炼矿物废苍南:暴雨引发山洪 村干部连夜转移杭州三里家园附近确定建隔音屏 小区居幸福女人:章子怡宁波栎社机场 迎来“云端皇冠”浙江传媒学院面试开考 播音专业录取泰大选提前投票遭阻挠 示威者用铁链锁叙利亚和平会谈排斥伊朗 被指将影响谈2014年浙江招考8989名公务员 看天晾衣或将成历史 市民为健康选专业2013宁波不合格进口废物原料超万吨西班牙一家庭海边散步时被巨浪卷走 3扬州仪征发生刑事案件5人死亡 现场留楼市调控十年迎来新转折 多措并举追梦黑龙江\"贫困县\"书记因豪楼尴尬头江苏常州12名硕士城管如今仅剩1人